京の一枚

京の一枚
#南禪寺,2010

2008-09-21

亞洲排名第一 盧彥勳

一篇由好友處看來的文章;
又發現一對MADE IN TAIWAN的翅膀,台灣人需要這樣的感動呀!


盧彥勳官方網站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文章來源: 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


從盧彥勳到蘇麗文,默默流汗流血的運動員們,讓台灣在世界舞台上露臉,令人既驕傲又心疼。他們的背後有多少辛酸?為何盧彥勳只能靠著「一條爛命」,靠著宗教信仰拚向世界?為何我們的奧運選手,總是要靠自己打天下?誰又知道,壯年驟逝的父親,其實是盧彥勳堅持不放棄的意志源頭?
很諷刺!台灣前總統陳水扁一家辯稱把七億匯往海外是為了做「公益」,同時間,於奧運網球男單打敗「英國希望」穆雷(Andy Murray)、全世界媒體打破眼鏡卯起來問「Who is Lu?」的盧彥勳,卻必須在紐約辦「募款餐會」,籌足旅費才能打球。

中時電子報獨家追蹤盧彥勳技驚北京的背後,暗藏多少辛酸!


台灣人大多只聽說政黨、政治人物為了選舉辦「募款餐會」,不過,那些政治大人物「募款」,一個席位五千、一萬起跳算小case;但這位打敗奧運奪牌熱門的「亞洲一哥」、「台灣之鷹」,提供一個便當「募款」五十、一百塊美金,能湊個三、四桌就不錯了。

「七億耶,如果給我們打球,可以打多久啊!」盧彥勳的哥哥盧威儒感慨。在奧運的表現令人驚豔,盧彥勳紅了,賽前播放一個星期就下檔的麥當勞廣告,趁熱又拿出來播;三重盧家樓下,那幾天停滿SNG車,路過的警察不明所以,還問鄰居:「這一家係出啥米代誌(出了什麼事)?」

但在北京奧運之前,很少人注意到這位網球旋風兒,扛著國旗全世界打球爭光的盧彥勳,卻只能在官網上,公佈著「戶名:盧彥勳,帳號:012-10-318xxx,銀行: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三重分行」的小額募款戶頭;而且因為台灣網球風氣不盛,他只好趁著去打美國公開賽,千里迢迢地向較能感受網球魅力的僑界募款。

奧運過後,蘇麗文帶來的感動、盧彥勳令人眼睛一亮的拚戰後……,媒體的注意力又被某些政治表演所轉移,這些在運動場上,以意志與生命奮戰的「台灣之子們」,他們的名字又會被記住多久?

從盧彥勳的故事,讓我們關心,政府怎麼對待那些為國奮戰的運動員。

為何從盧彥勳講起?因為跆拳、射箭、棒球,這些被視為奪牌重點項目的選手,國家多少已經挹注資源投入培訓;反觀事前不被看好的盧彥勳,幾乎是在有限的條件下,靠一己之力闖出名號。

全世界都在看的天生好手

盧彥勳目前在世界網球男子單打排名七十,在他之前,台灣男單最高排名只約三、四百,他也是當今亞洲排名最高的男單選手,所以球迷封他「亞洲一哥」。

不過在台灣,知道他此一紀錄的人並不多。其實,網球是世界上曝光度僅次於足球的全球性運動;也就是說,即使台灣棒球或跆拳拿下金牌,其他國家注目的程度並不如我國,反而是網球,當盧彥勳打敗「英國希望」Andy Murray時,真的是「全世界都在看」,退一萬步講,至少整個英國都在看。

盧彥勳引起國際媒體矚目,一是網球在世界體壇的受歡迎程度,加上單打難度本就高於雙打,男單又難於女單(因男女先天體力的落差),這正是為何盧彥勳在北京颳起的旋風,更甚於「黃金女雙」詹詠然、莊佳容。

幾乎沒有國內球迷的盧彥勳,一路嚐遍冷暖滋味;例如這次北京奧運,因為盧彥勳要掌握賽前練習的黃金時間,無法出席開幕典禮,一名中華台北代表隊的高官還出言嘲諷,「反正又不會贏,幹嘛不來參加開幕典禮。」

事實上,即使台灣在奧運奪牌,也只能升上「梅花旗」時,盧彥勳在相對較不政治的世界職業網壇中,卻能藉由他的實力讓國旗露臉。排名世界第六的「英國希望」Andy Murray,並不是他贏過排名最高的選手。二○○四年英國女皇盃,他就曾擒下世界排名第三、甫獲法國公開賽亞軍的阿根廷選手柯里亞(Guillermo Coria)。

私底下,二○○三年的非正式紀錄上,盧彥勳曾在練習賽打贏當今球王費德勒(Roger Federer)兩盤,那是奠定盧彥勳信心的重要一戰;也是那一年,他的球技被世界知名教練霍夫曼(Dirk Hordorff)注意到,主動找上門要教他打球,Dirk並介紹盧彥勳成為自己門徒、今年溫布頓十強選手舒特勒(Rainer Schuettler)的陪練員。



以來自「台灣」的男單選手為名,盧彥勳也曾在韓國大邱的世界大學運動會,奪下台灣第一面網球男單金牌;他亦代表台灣於溫布頓公開賽贏過第一場球,也是台灣第一個打入美國公開賽會內賽的選手。
竄進百大 待遇卻如公園阿伯

征戰世界網壇,二○○一年,全球排名一千四百多名的盧彥勳,當年打進世界大學運動會時,連正眼都不被瞧一下;到了二○○四年,他「一網打進」世界前一百名(如圖,請點選這裡),如今竄升到七十名,早已打破台灣多個網壇紀錄的盧彥勳,今年才二十五歲,如果沒有墮落或重傷,絕對是一位持續創造歷史的選手。

但是,這位默默為台灣帶來榮耀的選手,卻受到怎樣的待遇?

或許你聽過奧運過程的辛酸:沒有教練到場邊幫他練球,他自己得拜託其他比賽認識的中國選手孫鵬與日本男子選手錦織圭,跟他一起熱身;當對方答應,開口要安排時間時,盧彥勳故意轉身看後面回答:「等等,我問一下我的教練。ㄟ,原來我沒有教練啊……。」頑皮中透露著心酸。

即便盧彥勳的哥哥盧威儒動用各種管道,請來前網球好手、現任網球教練連玉輝幫忙,卻因為沒有教練卡而無法進場。當然,台灣有關單位講了一堆理由,總之就是教練卡只有兩張,都給了「奪牌希望較高」的黃金女雙。

盧彥勳當然知道黃金女雙的意義,於是他摸一摸鼻子,自己帶著連玉輝去ITF(國際網球總會)希望申請臨時教練證,可是ITF告訴他,一個月前,ITF曾開放國際奧會分配教練名額不足的國家,一個申請「臨時教練證」的機會,可是,「台灣沒有提出申請。」

盧彥勳傻眼了,他是國家派出去的代表隊,卻根本無人想到他沒有教練,連一個多月前申請「臨時教練證」都沒人想到他。

盧彥勳看著協助自己熱身的日本選手錦織圭,世界排名一二五,但後面有兩個教練、一個防護員;再看看他擊敗的英國選手Andy Murray,至少有三個教練和一位防護員。但盧彥勳的「教練」連玉輝,最後只能靠奧會發給選手十張門票的其中一張,坐在觀眾席上「看」他打球。

「在奧運中有教練,甚至比在自己的職業賽有教練更重要。」盧威儒分析,因為在奧運,練球、預訂球場都要透過國家教練,何況還要分析對手、臨場戰術應變。師大運動科學所教授相子元也強調,隨身教練才知道選手特性、習慣動作,何時該讓選手喝水、怎樣講話選手才會聽……,尤其是單項對峙的項目,賽中變化非常大,教練的臨場指導非常重要。前體委會主委、台灣運動科學之父陳全壽甚至不解:「怎麼可能沒有教練呢?這是沒有任何理由的!」

有沒有教練的調教,差別在哪裡?之前,盧彥勳一度為發球所苦,甚至曾因輸球而萌生不想打的念頭,後來遇到德籍教練霍多夫(Dirk Hordorff)後,Dirk從盧彥勳的拋球、擊球位置和擊球節奏進行調整,十幾分鐘,前後不過十幾分鐘的指導,後來,負責在盧彥勳練球時擋球的盧彥儒說:「我的球拍差點被震掉!」

平常的訓練,教練好壞就能影響選手表現,何況是臨場教戰。二○○六年在美網遇上西班牙選手Pablo Andujar,Dirk一開始就發現狀況不對,因為Pablo Andujar的腳步左右挪移太快,盧彥勳抽球的角度雖大,但對手都能追上球,回擊球反而更強勁、角度更大,讓盧彥勳疲於應付;於是Dirk當機立斷改變戰術,馬上要盧威儒用國語對盧彥勳大喊,「把球打到中間,找機會再上網解決。」而這次奧運,無法親臨指導的Dirk,事前透過電話告訴盧彥勳「就是讓對手跑」,因而一舉擊敗Andy Murray。

老母陪練 球迷目睹幾乎掉淚

盧彥勳不僅沒有教練,也沒有防護員。防護員有多重要?跆拳好手蘇麗文倒地十一次,上場幫她噴冷媒、按摩,幫助她靠意志力堅持到底的,就是防護員。

好的防護員,厲害到什麼程度?盧彥勳因打球而有椎間盤突出的毛病,台灣大部分的醫生都告訴他,「沒辦法」、「要開刀解決」,但他後來遇上一位德國防護員,教了他幾個復建動作,一個星期就解決盧彥勳的問題。還有一次,盧彥勳肩膀疼痛,防護員只是看看他前胸、後背的肌肉,就告訴他,因為他前面的胸肌練太大,把背往前拉,前後肌肉不協調才引發肩痛,要盧彥勳多練後背的肌肉。果然,盧彥勳的確因為拚命伏地挺身練胸肌,把胸肌練太強,反而受傷了。



沒有教練、與中華隊八十名選手共用六個防護員……,台灣首度闖到世界排名七十的網球好手,就像公園打網球的阿伯一樣,隻身前往北京打奧運。但這種待遇並非頭一遭,長年以來,盧彥勳就是這樣「土生土長,自生自滅」。
二○○四年盧彥勳打進美國公開賽會內賽時,曾帶著一面大國旗去辛辛那提,幫盧彥勳加油的「台灣加油隊」隊長李昆霖說,當時他到了會場,發現一個台灣觀眾都沒有,而他的對手──三屆法國公開賽冠軍以及前世界排名第一的Gustavo Kuerton (Guga)有一大堆巴西球迷挺著。

更匪夷所思的是,Guga有專人陪練,盧彥勳只能靠他的老母親丟球讓他熱身。罹有坐骨神經痛的盧媽媽,經常得身兼球僮、練球員、按摩師……;曾在澳洲當留學生的「卡神」楊蕙如說,那時她和妹妹偷溜去球場看球,看到盧彥勳比賽前後各兩小時的暖身、延展,都只有他的母親幫他,「我和我妹看了都想哭!」

台灣的主管機關認為,盧彥勳已經轉入職業網壇,所以國家不宜再投入資源。不過,日本、英國可不是這樣對待他們的網球好手,錦織圭和Andy Murray也是職業選手,但政府仍指派國家隊教練在各種比賽隨行指導,就因為他們是國家重要資產。

反觀盧彥勳,國家給了他什麼幫助?台灣政府培植奧運選手的「挑戰二○○八黃金計畫」,每年給他一百二十萬的補助(體委會號稱給了六百萬,那是 120萬 × 3年 + 盧彥勳參賽應得的獎金 = 600萬),但要自費請教練、防護員,一年一百二十萬哪裡夠用?結果,盧彥勳為了替台灣爭取奧運門票,還要自己出錢,發給教練、防護員一星期各一千五百美元的薪水,還不包括機票、食宿等開銷。

奧運得自己出錢爭取參賽權,之前到世界各地打球,還曾因為睡爛旅館被跳蚤咬,沒有防護員、醫生照顧,又怕吃藥違反禁藥規定的盧彥勳,搞到差一點罹染蜂窩性組織炎。

為了省錢,盧彥勳和盧威儒兩兄弟吃遍世界各地的「吉野家」;還從接待過山普拉斯、下半身只裹了毛巾的費德勒等「球王」的美國國家網球中心,扛了二十幾公斤的水和食物回旅館,只為省下幾十塊美金。

年輕的他們也曾被贊助商騙,簽下盧彥勳為他們打球、但對方什麼都不必付的「不平等條約」,讓當時的韓國教練拿不到贊助費,無法繼續教盧彥勳。

如此千辛萬苦打進世界百大的盧彥勳,在台灣卻因網球不夠普及,很難得到廠商贊助與國家資助。

對岸高規格誘惑 一哥不為所動

其實,包括這屆奧運在內,盧彥勳每次到中國參加比賽,都有對岸的「領導」要盧彥勳「為祖國效力」,他們對他說:「小盧,你敢的話,全家移來大陸,你需要什麼資源,我們全力配合!」盧威儒說,真的是因為「愛台灣」,也不想讓總在盧彥勳困難時伸出援手的李遠哲丟臉,因此「不願走上這一條路。」

中國官方頻拋媚眼,台灣體育界卻把盧彥勳視為「頭痛人物」,因為盧彥勳「不夠聽話」。盧彥勳是職業級選手,但官方常希望他代表國家隊打球,盧彥勳絕對願意為台灣出賽,但是,官方對他的待遇,就像這次奧運一樣,「不符比例」。

盧彥勳排名一千四百多名時,政府要他去打世界大學運動會,他去了,也拿下台灣第一面男子單打銅牌。兩年後,他的排名已上升到一百多名,國家還是要他去打世界「大學」運動會,盧彥勳當時還被其他國家的職業選手嘲笑,「你是職業選手耶!」盧彥勳仍然為台灣拿下第一面男單金牌;但在這之前,盧彥勳代表台灣參加台維斯盃時,手已經受傷,正因如此,打職業賽維生的盧彥勳,長達半年沒有任何比賽獎金入袋。

盧彥勳那段時間的情緒跌落谷底,還因此摔壞六支球拍,只帶了一支球拍去打世界大學運動會。有些人質疑,盧彥勳為了國家難道不能忍?但若換個角度想,如果要王建民回國打輔大舉辦的校際比賽,因此半年無法參加職業比賽,他的苦處又有多少人理解?

盧彥勳是職業選手,一年包括教練費、差旅費,至少要五百萬支出;且他那時只是個剛出道、力求職業賽積分的選手,常常飛到一個國家,然後在第一輪就出局,什麼錢也沒領到,就必須再飛往另一個國家,輸贏壓力極大。



加上職業的競爭壓力高,光看訓練內容,體能訓練第一個項目:衝刺,三十公尺、五十公尺、七十五公尺、一百公尺,跑完走回原點,四個距離一個循環,要跑十個循環。第二項:雙手放在背後,雙腿直立預備,像青蛙一樣向上跳,大腿得碰到胸部,整個距離四十公尺,時間半小時。盧彥勳必須這樣日復一日,用體力執行這些常人無法忍受的職業級訓練。
但是,當盧彥勳提出奧運沒有教練的問題時,體委會卻只會發出新聞稿:「以『近三年』為例,政府給予盧彥勳個人的培訓、參賽及獎勵費用,已達新台幣六百萬」,但其實,政府每年補助只有120萬,但盧一年的支出就要五百萬。

於是,盧彥勳一面打球,只好一面到處辦「募款餐會」!

父親驟逝 牽動生涯抉擇

打球的環境不好,但盧彥勳並未放棄,極重要的原因之一,就是盧彥勳已過世的父親,生前始終認為兒子能打出一片天。

盧家最早投入網球的子女,其實是大盧彥勳四歲的哥哥盧威儒,他們就讀的修德國小,有一位認真培養網球選手的校長林東瀛(連玉輝就是這位校長帶出來的)。盧威儒原本被挑入足球隊,但因為小小年紀就戴眼鏡,不適合要用頭頂球的足球;但學校看盧威儒身材不錯,於是要他轉到網球隊,因此開啟盧家與網球的淵源。

盧家兄弟的父親,在屏東從事雞肉批發生意,曾參加縣運的盧父本身也喜歡運動,常常在早上做完生意,下午就帶著盧彥勳,到球場看盧威儒打球。

也算是耳濡目染,盧威儒小學四年級的時候,盧彥勳就在場邊玩耍;後來盧彥勳上一年級時,已可練三、四年級生才能練的揮拍;二年級時「偷偷」幫六年級的學長參賽,還拿冠軍;三、四年級時,已經有六年級生的程度了。

也是修德國小牽起他們與李遠哲的緣分,本身也打網球的李遠哲,有一次到修德打球,問起國內有沒有值得栽培的選手,就這樣,李遠哲從盧彥勳小時候打球開始,一直在背後幫到現在。

二○○○年,是盧彥勳網球生涯的轉折點。十二月四日,盧彥勳的父親驟逝,但是那一天早上,盧父才剛與連玉輝到林口體育學院,討論盧彥勳的未來。

盧彥勳原本有幾個選擇,一是保送台大,但必須放棄網球;二是出國,以盧彥勳青少年時期的打球成績,史丹佛、哈佛都會給獎學金,不過不能打職業賽;第三是就讀林口體育學院。
原本還沒決定任何一條路,哪知道盧彥勳父親下午就驟逝。措手不及的盧家,頓失經濟來源,盧彥勳首先就放棄出國讀書的念頭;又因父親對盧彥勳在網壇生涯的期待,讓他不願意放棄網球、選擇台大;於是,盧彥勳進入林口體育學院,然後轉入職業網壇--為了父親和兄弟倆共同的夢,和世界頂尖一流好手同台競技。

盧威儒坦言,在他們的父親過世時,「當時網球界的氣氛認為,盧彥勳的網球生命OVER了!」

網壇發展 備受世家打壓

沒有父親的資助,盧彥勳在網球界遭到不少打壓,尤其台灣網壇有一些「世家」,他們掌握資源,傾注在自己的子女身上。於是曾有家長跑來告訴盧彥勳:「你的機票、簽證快要到期了,你不要贏喔!」也有自視甚高的選手,以「不與中華隊練球」為理由,排擠盧彥勳;還有人因為盧彥勳排名不斷上竄,片面更動排名認定規則……,在這種環境下「苟活」,盧彥勳和哥哥盧威儒暗自發誓,「爛命一條,一定要拚一口氣!」

在這種不公平的環境下搏鬥著,二○○一年底,排名七百多名的盧彥勳在香港未來賽拿到冠軍,這兩兄弟,一個在場中央、一個在看台上,哭得不能自已。

但盧彥勳所受的待遇,並未因他在世界網壇的排名竄升而好轉。

泰國每年提供約一千萬台幣培養十四位青少年網球選手,兩位選手配一個教練,想去哪裡打就去哪裡打;除了培訓金、比賽獎金外,政府還要求國營企業每年贊助千萬泰銖(也約一千萬台幣)協助培訓,選手同時享有免費機票、外交護照。在中國,「全國運動會」的金牌兩百二十萬,反觀台灣選手即使參加「亞運」拿金牌,國光獎金也只有兩百萬,連對岸的「國內」運動會都不如。

再看韓國,和盧家兄弟是好朋友的金東鉉,排名八、九百名,光是代表「釜山市」每年打一個不超過兩星期的全國聯賽,市政府就提供他所有比賽經費,包含機票、食宿,每個月還固定發他薪水,職業比賽獎金都歸他自己所有,並保證退休可以進入市政府擔任公職,或當釜山市代表隊教練。

反觀台灣體壇,二○○一年,盧彥勳快要拿到職業比賽第一分時,突然受傷,從中正機場用擔架抬出來,那一天,在輔大打乙組的盧威儒,拿到單、雙打雙料冠軍,接到盧彥勳電話告知受傷,卻沒有半點喜悅,盧威儒與母親望著盧父的遺照,整整三個小時說不出話。

訴求改革 卻被逐出中華隊

二○○七年台維斯盃,盧彥勳以「一萬美元出場費」訴求國手的不公平待遇時,卻被台灣網壇說他「不愛國」,當時,盧彥勳訴求的重點不在金錢,「我要的是網協對選手的尊重。」後來盧彥勳卻因「維持紀律」之名,被逐出台維斯盃中華隊行列。

「他是在追求我們遙不可及的夢想啊!」看著弟弟能與世界頂級好手一起競逐,盧威儒總露出羨慕的眼神,可是,感受到盧彥勳一個人孤獨地在全世界打球,又不禁覺得落寞,並遺憾自己的球技不夠好,不能像張德培、張君培兄弟一樣搭配雙打。

幾度,盧彥勳煩躁不安,甚至萌生退意,都是在哥哥的安撫下平息,但盧威儒沒辦法場場比賽都跟,盧彥勳也只能寄託上帝。下次你可以注意,每當盧彥勳贏得關鍵球,總會有個動作:親吻手指後指向天空,就是在感謝上帝,還有父親在天之靈。

畢竟,必須辦「募款餐會」才能繼續闖蕩網壇的盧彥勳,與其寄望只在贏球時送紅包、打電話致意「錦上添花」的台灣官方,或許只能倚靠上帝。

3 意見:

羊伯特 提到...

唉....

看的好心酸啊.....

4416 提到...

無名英雄,

在台灣好多阿。

雷戟雲 提到...

每每在聽到這些事時
真的很想就直接捐出那薄薄的薪水
只是希望台灣英雄能繼續在舞台上
發光!

選擇文章字體>>
 
Copyright © 京都巷片 All Rights Reserved